日本在核材料問題上再次露出馬腳,國際社會需要保持高度警惕,追查到底
  可以生產80枚核彈頭的640千克鈈在日本向國際原子能機構提供的報告中“被蒸發”。儘管日本政府給出並非故意漏報的說辭,但日本國內和國際社會的質疑與擔憂並未減弱。
  在日本這樣一個“核熱心”“核敏感”俱高的國家,偏偏冒出來“非故意核安排”之說。人們有足夠的理由提出這樣一個問題:640千克鈈,日本究竟是漏報了,還是在刻意瞞報?
  早在今年年初,日本保有大量敏感核材料一事就引發世人的擔心,這些敏感核材料甚至包括能夠直接用於製造核武器的武器級鈈和武器級鈾。更值得註意的是,日本長期以來一直從核廢料中提取鈈,加上上面提到的640千克鈈,日本目前擁有45噸可用於生產核武器的鈈,共可生產約5500枚核彈頭。
  有資料顯示,日本已成為世界上唯一可以進行乏燃料後處理的無核武國家,擁有世界第一大後處理工廠。日本以和平利用核能的名號,大力開展核聚變、快中子增殖反應堆等尖端核技術研究,製作核聚變實驗裝置和核聚變反應堆,同時以民用核電需要為名,不遺餘力大量收購、儲存、提煉核原料。近來,日本加快了濃縮鈾製造“本土化”步伐,新建了離心法鈾濃縮工廠和激光鈾濃縮工廠,其鈾原料的分離處理能力可達年產1500噸。
  在無核武器國家中,日本擁有最多的核材料,遠遠超過其民用需求。幾十年來,日本刻意保持“離製造核彈頭只有一個螺絲刀的距離”,難怪其盟友美國都得表示,防止日本進行核武裝是美國外交的要點。
  一段時間以來,在軍事力量發展、歷史認知等諸多關鍵問題上,日本政客總是愚蠢地企圖以假亂真,給自身增加可疑之處。韓國媒體曾指出,在事先知道存在明確闡述強制徵召從軍慰安婦資料的情況下,一些日本政客卻矢口否認慰安婦問題是國家犯罪。在面對南京大屠殺等事實確鑿的昔日侵略罪行時,日本政府同樣遮遮掩掩,甚至修改歷史教科書來毒害本國青少年。前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檢察官羅伯特·多尼海博士得出這樣的結論:“我相信,日本是在刻意掩蓋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和二戰前所犯下的暴行。”日本政客玩弄的種種伎倆,自然會加重“瞞報”的疑點。
  “作為一名出生在日本併在日本長大的地道日本人,我能夠準確理解日本人語言中的客套話與真心話。安倍政權的真正意圖是讓日本實現核武裝,並來打破戰後國際秩序。”日本每日新聞社前駐德國記者村田信彥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日本政客應該明白,“客套話”終究騙不了人,說多了,足以讓人一眼就辨出真偽。紙里包不住火,“真心話”總會露出馬腳。
  人們不會忘記,日本在二戰期間就曾秘密研製核武器,並初步掌握了原子彈的製造技術,當時之所以未造出實彈,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缺乏核原料。二戰結束近70年的今天,安倍晉三主政的日本政治右傾化不斷加劇,安全領域打破現狀、尋求擴張呼聲漸高。日本640千克鈈“被蒸發”,無疑不是並非故意漏報的說辭就能遮掩過去的。國際社會需要保持高度警惕,追查到底。
創作者介紹

健康床墊

wi83wiid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